三少书吧 > 美食供应商 > 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 州礼

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 州礼

  很多时候秦菜,你看名字就知道菜肴的历史和做法,明朝皇帝发明的菜所以直接叫做明皇豆腐,很奈斯。

  虽然这么理解也是可以,但是真正的明皇豆腐它跟明朝皇帝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是跟唐明皇有关的菜。

  因此有的时候光看表面还是不行的。

  “是这样处理的?”甘仲看着端上来微微有点发绿的豆腐,其中丝丝缕缕的绿色仿佛是缠绕在豆腐里面的,像是翡翠里的细丝一样,十分好看。

  明皇豆腐其实具体正宗的做法已经失传,留下来的最多也就是一些吃货们的只言片语,比如什么‘色如翡翠’什么‘嫩如乳脂’之类的形容词,其他的都是自己发挥。

  甘仲研究了好几年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发现,倒是做出来一款。但是怎么浸染豆腐都觉得不会像翡翠里面有碧绿的细丝,而且茶香也不会持久,加上浸染的时间长了以后,豆腐的口感也不会那么好,所以八珍里面这一珍听起来简单,说实话却让甘仲感到挫败。

  不过!在他看到袁州做的明皇豆腐以后第一感觉是古籍中的明皇豆腐重现了。

  在盛唐时代,尤其是唐明皇时期,很多人喜欢茶,而明皇喜欢豆腐,才让御厨将两者结合一起变成一道菜。

  “外观可真还原,不知道袁主厨这个是怎么做出来的,难道是在豆浆里加入茶叶水吗?”汪理事也很好奇。

  “也不会,我试过,那样做出来是绿豆腐了,不会出现这样的色泽。”甘仲很有自知之明道。

  “我们秦菜学习的空间还有很大。”闫喜亮道。

  本来没有见过袁州之前,他们一直觉得自己作为秦菜大师来说,不敢说所有的秦菜,单就自己所擅长的部分还是算可以的。

  但是自从这顿晚餐开始以后,这个念头就再也不敢有了,看看袁州做的菜,再回首自己做的菜,嗯——道阻且长。

  关于这点,厨师圈有一个说法叫“州礼”,也就是袁州的洗礼。

  雨停了天亮了,你觉得你又可以了,苍天啊大地啊,你认为你无敌了,来接受袁州的洗礼,让你回归学徒时的努力。

  “我们还年轻还可以再学习,努把力就行。”苗中华很是肯定道。

  他是真的这么觉得的,一直被汪会长灌输一种不管是什么年纪的厨师有一个好身体都是一件好事,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套理论用在学习做菜上,苗中华觉得没有什么违和感。

  “我觉得这个豆腐很好吃,既有茶的香味,又有特有的豆香味,而且冷盘的处理,冰凉的口感更加凸显茶的清香,让人在炎炎夏日里仿佛置身在海边一样,惬意自然。”霍廷趁着几个人研究豆腐的时候,直接吃了起来。

  当然他也不是吃独食的人,吃了肯定得跟好朋友一起分享分享这道菜的滋味,至于先吃了一半以后才开口什么的,这都是小事,不用在意。

  豆腐吃起来很快,一股冷香味还在嘴里徘徊,最终的一道菜终于上来了,这是闫喜亮点的菜。

  “袁主厨太奢侈了,真是太过分了,这酒,这酒……”一时激动,霍廷一改方才淡然自若的形象猛地站了起来,脸色赤红显然是十分激动的表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要说霍廷除了做菜练习书法以外,最爱的自然就是酒了,尤其是秦省自产的西凤酒,那更是他的最爱,就跟老大爷喜欢茶一样,第一次吃茶叶蛋的时候差点把袁州打了一个道理,现在霍廷也想打袁州。

  最后在要扒着桌子往上爬的时候,被苗中华一把扣住了肩膀,以绝对的力道将他拉了回来。

  从另一头过来的闫喜亮舒了一口气,这下午还想要跟袁州交流的,这中午就把人给打了,闫喜亮觉得他们都得凉凉。

  袁州自然是看到了霍廷的动作的,他十分有逼数的知道这是为什么,西凤酒并不是浪得虚名的。

  古时就有“开坛香十里,隔壁醉三家”的美誉,更何况是系统提供的西凤酒,品质自然不是普通的相比拟的。

  “这个奶汤锅子鱼就是需要西凤酒来点燃火烧滚奶汤的,我只是个厨师,必须遵从正宗的原则,做出正统的奶汤锅子鱼。”袁州心里默默道。

  看了看已经被制住的霍廷估摸着他是不可能来打他了,松了一口气,继续认真做菜,反正他一个可以打霍廷三个,还有人拉偏架,不用怕!

  “这个菜这么香,好像酒香,不知道圆规的酒馆有没有这种酒?”乌海被浓郁的香味吸引,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我觉得我们可以明天抽奖喝酒看看。”毛熊虽然没有闻到味道但是她相信乌海的判断,直接建议道。

  “这个倒是可以有,这道菜不知道可不可以尝尝?”乌海眼睛发亮地盯着那个漂亮的铜锅。

  “我看他们好像是厨师多半是有事的,抢了说不定会耽误袁老板的事情。”毛熊懂得怎么驯兽。

  “等我们吃完了自己点。”乌海一听会耽误袁州的事,只能按捺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

  “海哥真成熟。”毛熊顺毛摸。

  这边霍廷的动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很快就被镇压了,大家也就是抬头看看,就继续埋入吃美食的大业里面,美食都不够吃哪里有时间关注别人的事情。

  “霍廷,你怎么回事,打扰袁主厨做生意。”闫喜亮一向带笑的脸沉了下来。

  “你平时不是这样的,虽然这道菜很香,但是你这反应是不是太大了?”汪理事一向聪明的大脑也有点转不过来。

  主要是霍廷淡然世外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猛地这么火爆起来,都差点以为是换人了。

  “是不是这酒?”甘仲倒是知道霍廷嗜酒如命的。

  他闻着这隽永的酒香仿佛不一般一样,有点猜测。

  一听到酒,本来已经略微平静下来的霍廷差点又要暴走了,“太暴殄天物了,真不行,我一定要跟袁主厨建议建议,用西凤酒来烧可以,这个正宗,但是也不能这样啊!简直是太浪费了。”

  说着霍廷还大着胆子瞪了一眼袁州,可见他对于袁州用这种西凤酒来烧奶锅是有多怨念了。

  “这奶锅不是一直是用西凤酒来烧的吗?”闫喜亮还是摸不着头脑。

  他对于酒没什么研究,虽然觉得袁州用的比起平常的西凤酒确实要香一点,但是袁州这里用的食材都是最高级的,用来烧的酒好一点也没什么呀。

  “是西凤酒,而且比起我曾经喝过一次的柳林贡品西凤酒还要好品质的酒,你说这不是浪费?”霍廷没好气道。

  他现在是恨不得立刻找袁州说说,要是能够换点这种酒拿来喝它不香吗?非得要烧着玩!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