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书吧 > 我,祸水,打钱[快穿] > 92.地球毁灭前十天
  来的这么快?

  小谢惊讶,这使者教会还真的很急切要“保护”她们这些免疫者啊,真是这么伟大的一个组织?

  谢远让她蹲着不许动,快速的窜到窗下往外看了一眼,看见那医院大门外进来是黑色斗篷的一群人,各个拿着枪,心里一沉,是使者教会的人,而且来的不少,不能硬冲。

  他再次回到小谢身边拉住了她的手比口型道:跟我走。

  拉着小谢猫腰钻出了那间屋子,在漆黑的走廊里轻手轻脚的快速往楼上去。

  他的手心好热啊,拉着她像个手铐,小谢看着他结实的后背觉得安全感爆棚,任由他拉着上了楼,将她推进一间房间里。

  楼下的人似乎已经进了楼道,可以清晰的听见“哐哐”的踹开门声。

  谢远拉着她快步跑到窗边,推开一点点窗户往下看,问她:“会开车吗?”

  小谢也往下看,原来他不是随便进的屋子,他选的这间屋子正好是对着大街的,不远就是博爱医院的大门口,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大门口停了三辆车,两辆大卡车,一辆越野车,还有几个穿着黑披风的人站在车外举着枪没跟着冲进医院,“会。”

  “很好。”他又看了一眼高度,在那屋子里找了一条床单,一头绑在了窗户旁的床框上,一头塞给她,“我下去把这些人引开,你趁机抓着这个床单从这里跳下去,上那辆越野车直接开出这条街,在街口等我。”又问她,“会害怕吗?”他看她瘦弱苍白的脸,总觉得她一个小姑娘做这些有些为难她。

  小谢却抓着床单抬头冲他一笑,“不会,我知道你肯定会保护我,这是你是职责。”

  他竟被她笑的跟着心头一松,“是,这是我的职责,在街口等我。”他转身要走,小谢却一把拉住他,他回头见小谢将拎在手里的雨衣递给了他。

  “穿上这个,我是免疫者不怕黑雨。”小谢倒是真有点担心他,“我在街口等你,你一定要快点来。”

  “好。”他毫不啰嗦的抓起雨衣往身上一套,转身奔出了这间屋子,朝另一个方向去。

  小谢从窗户看见他进了另一个方向,从那个方向的屋子里翻窗而出利落的落在了地上,一枪一个将车边的几个黑披风使者击毙,一身军绿色雨衣在黑雨夜里敏捷的像只猎豹,引开那些人就朝反方向跑。

  “这里有一个!”果然车边的人吆喝着被他全引了开。

  就是现在,一会儿医院里的使者就全出来了!

  小谢立刻推开了窗户,抓着床单跳了下去,在快落地时脚在墙面上一蹬松开床单,翻身落地,落地的一瞬间开了闪现一般急窜到越野车旁,拉开车门就钻了进来,动作敏捷利落的一气呵成,却在一进去顿了住。

  副驾上坐着一个人,黑披风黑眼珠,脖子上挂着一个十字架,正一脸吃惊的看着她。

  “……”系统也觉得尴尬,“这位可能是这群使者教会的头目,所以没下车,宿主您……”

  不等系统说完,小谢忽然出手瞄准了他腰间的枪,快似闪电一般伸手就将那枪勾进了手里,一秒之后枪口就抵在了那个人的头上“砰”的一声消音轻响,干脆利落毫不犹豫就开了枪。

  鲜血喷了一车窗脖子,那人连表情也没来得及转换就一头栽倒在车前,本世界她的第一个爆头。

  “!”系统震惊,“宿主您也太……草率了!万一这群使者真是救免疫者的好人呢??”

  “末世里哪有好人坏人,只有阵营不同,现在我是谢远这边的,这些人就是我的敌人。”小谢拉开车门一脚就他踹下车去,握着枪迅速的发动车子。

  医院里已经有使者赶了出来,吆喝着要过来拦她的车子,她猛地急速掉头,撞开那些人朝前直驶出去。

  那撞飞的人和惨叫声令系统心惊胆战,他的宿主……就没有三观这东西吧?

  “砰”的又是一声枪响,小谢单手开车,探头出去,握枪的手就将要去开另一辆车来追她的人击毙,接着又是砰砰几声枪响,她直接将那两辆车子的轮胎射爆,又钻回车里油门踩到底飞飙了出去,看着前面正在追击谢远的几名黑披风使者,猛地朝他们撞去,毫无阻拦的开到谢远跟前,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停住,她将枪藏进衣服里,探头出去对谢远挤眉弄眼的一笑,“嗨上校,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谢远呆了一下,是惊呆了,她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快?这个小姑娘根本没在害怕吧?她就像在玩游戏一般……

  却也来不及多想什么,谢远看见车后追过来的使者教徒突然举枪忙喝了一声:“进车里!”一手抬枪快步冲到小谢跟前一手按着她的手将她按进了朝车里。

  小谢只听到两声几乎同时的枪响,按在她头上的手颤了一下,谢远已经拉开车门钻了进来,坐在副驾道:“开车,快!”

  使者教会的人就在几步外了。

  小谢陡然发动车子就窜了出去,猛的谢远撞在椅背里,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小谢扭头看他,见他捂着肩膀,掌心里全是血,“你中枪了?”

  谢远靠在车座里叹了口气,却笑了,“谢异,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小谢看他一眼,有点内疚,是刚才被打中的吗?

  “反正……地球都要毁灭了,最后都得死。”小谢嘟囔道:“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又不是我一个人死,大家一起死就没那么害怕。”

  谢远望着她,不知道该佩服她乐观,还是……心大,闭眼笑了一声:“你还真适合我父母为你取的这个名字。”

  “你觉得我是个异类吗?”小谢记得谢异这个名字是后来谢舟夫妇给她取的。

  “为什么不理解成与众不同?”谢远将雨衣帽子拽下歪头看她,白皙的脸有些病态的发红,“我父母认为每个孩子都是最特别的,就算再平庸的人在爱她的人眼里也是与众不同异于常人的,所以为你取名谢异。”

  小谢在昏暗的车厢里看向了他,谢异的名字……取的真好,被他说的也像句情话。

  他看到了车窗上的血迹和被枪射穿的玻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