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书吧 > 我,祸水,打钱[快穿] > 44.魔道老祖
  容长生只耳闻过魔修出窍塑金身这么一个境界,但从未亲眼见过魔修的金身,毕竟这个境界十分难以达到,如今第一次见小谢的金身没想到会是这般柔弱的模样,像剥了壳的熟鸡蛋一般。

  他一面思虑这样娇弱的金身禁得起小谢日后使用?一面小心翼翼的将金身带回茅屋里,想找来衣服给她穿上,找来找去都觉得料子有些糙,这样宛如初生的金身该用些更软乎的料子。

  他想来想去找出了他曾经穿过的料子最好最贴肤的里衣给她穿了上,简单的衣服和裤子穿的他满头大汗,心绪不宁,简直是心魔的考验。

  他不知如何照料,便依着从前照料受伤的小谢一般照料,每日给金身度修为,喂她喝一些他的血滋补着,夜里就盘膝坐在她的身侧静修。

  倒像是照看一个不会哭闹的婴孩,只有时他睁开眼瞧见身侧沉睡的金身,还是会被她惊人的美貌与身段吸引的想多看两眼,他自幼修道认为肉身不过是具躯壳是个容器,是养了小谢这个徒儿之后才渐渐发现原来小姑娘是这样香香软软的,也是到如今,此刻,瞧着这具没有灵魂的肉身才体会到肉身的美妙,再巧夺天工的匠人也无法雕刻出。

  是尤物。

  他倒是越来越期待小谢回这金身里,该是……多动人。

  他望着那具金身,听见窗外打起了雷,便忙将窗户关了上,随后又自己笑了,一具没有元神的金身而已,哪里就也怕打雷了。

  又不是他的胆小徒儿。

  他又坐回榻上,忍不住的为那具金身拉了拉被子,低笑喃喃道:“你又听不到,感觉不到,我倒把你当成活人一般照料。”真傻,他笑着刚要收回手,就感觉手臂下那金身卷长的睫毛羽毛一般扫了一下他的手臂,令他心头一跳,在那闷雷阵阵的夜里,听见了极其轻微的呼吸声——

  “谁说我听不到?”手臂下那声音又娇又媚的传出来。

  他僵僵的挪开手臂,就看到那具金身睁开了眼,隐隐暗红的眸子,水灵灵的望着他,勾唇一笑叫他,“容长生,容远,我都听到了。”

  他被叫的心头一酥,耳朵瞬间就红了,“你、你元神归窍了?何时……归的窍?”

  “刚刚呀。”小谢活动了活动手腕,撑着床榻斜身坐了起来,浓密的发散了一背,身上宽大的里衣就从肩膀上滑了下去,露出里面雪白雪白的春光,她却像是不知一般,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眯眼瞧着他道:“可我的元神与金身是可以互相感应到的,容仙师修道千年竟连这个也不知?还是……你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容长生的耳朵根都红透了,她如此……妖媚的样子好生陌生,撇开眼不往她身上看,伸手忙去替她拉上散开的衣襟,“好好穿衣。”

  窗外闷雷轰隆一声就响了开,小谢被吓的颤了一下,丢盔弃甲的就往容长生怀里钻。

  容长生慌忙就抱住了她,抬手捂住了她的耳朵,就听她惊魂未定的说了一句,“好大的雷……”

  他又不禁笑了,装的那般像个堂堂魔道圣女,一打雷原形毕露,“已塑金身的圣女大人,倒还怕打雷。”

  小谢缩在他怀里紧紧搂住了他的腰,“我便是做了魔道老祖在师父面前也是个小姑娘,怕打雷又不丢人。”

  容长生被她搂的浑身收紧,她身上热了起来,胸口软绵绵的挨着他,实在是……

  小谢仰头看他喉结不自觉的吞了吞就笑着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凑到了他的唇边,极近极近的轻声说:“容长生,我还有一件事骗了你。”

  太近了,近的两个人呼吸混在一起,近的容长生止不住盯着她的唇,心绪不宁的“恩?”了一声。

  “在这茅屋里。”小谢也望着他的唇,“雷雨夜里,我亲了你,其实……我那时不是走火入魔,也没有忘记,我那时就是想亲你,和我此刻的心情是一样的,因为太喜欢你,除了亲你,不知该如何让你明白我的爱意。可我怕你拒绝我,生我的气,所以我才骗了你。”

  她的声音真好听。

  容长生听的心里发热,像此刻他的身体一般热,她总是骗他,可他从来不觉得生气。

  为什么呢?

  “容长生。”她又叫他,“阿远……”细白的手指轻轻的抚摸在他的唇上,问他,“我可以亲你吗?”

  容长生的心随着她的手指跳动,喉结吞吞吐吐,望着她只觉得七情六欲潮水一般生长了出来,流淌在他的四肢百骸,令他酥麻不知如何安放。

  可以吗?

  他已不是她的师父。

  可以吗?

  他已离开逍遥派。

  可以吗?

  他早已打算为她散去修为,自废千年修道。

  可就算还是她的师父,还是逍遥派的容仙师……这一刻他也不想修什么道了。

  他抬手捧着她小小的脸,轻轻的亲了亲她,听见自己如雷的心跳声,紧张的抿了抿唇,“可以,你要做什么我都依你。”

  他亲的好小心,像是怕弄疼她一般,却亲的小谢心跳停了一下,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就主动亲了上去。

  容长生被她扑的身子不稳,仰倒在榻上,慌忙拿手搂住了她的身子,只觉得她滚烫的唇与他唇齿相接,小小的舌尖就探了进来,他脑子一下就空了,只想搂紧她,亲下去,再多亲一会儿……

  小谢却松开了他,趴在他身上喘息着又问他,“那我可以跟你双修吗容长生?”

  容长生身子前所未有的热了起来,像被点了一把火,抱着她翻身将她压在了榻上,一双满是|情|欲的眼睛望着她,哑声问道:“你可知什么是双修就敢胡说?”

  小谢的手指就绕住了他的衣带,慢慢的拆散瞧着他道:“我是不太知道,但陆明修与我说,双修是这世上最快活的事情了……”

  “他与你说的?”容长生的眼神立刻就凛了一下,生气一般的低头亲住了她的唇,想用力咬一下又舍不得,捏着她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