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书吧 > 我,祸水,打钱[快穿] > 43.魔道老祖
  小谢窝在窗下的树丛里,等掌教走远了,才从小狐狸体内出窍,穿墙入了容长生的屋子。

  她看到容长生坐在对面的窗户下,散发单衣,望着膝上的佩剑与玉牌,前所未有的憔悴和阴沉,她心就碎了,他是个那么好那么温柔的人,她应该早些回来,她望着他酸酸的叫了一声:“师父……”

  容长生在那冷月之下猛地抬起头来,银白的眼眸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找到了她,“小谢……”他以为他在做梦,亦或是入了魔,他看见那窗下幽魂一般的单薄身影,他听见他的小姑娘叫他,师父。

  “小谢!”容长生手脚发僵的一瞬站起,横放在他膝上的佩剑和玉牌就掉在了地上,响声无比清晰,不是梦。

  那佩剑和玉牌……是她的,是曾经容长生亲手系在她腰间的。

  小谢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师父……”她朝他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望着他望着他,眼泪就掉了下来,“我真坏,我又骗了师父。”

  容长生痴愣愣的看着她,朝她伸出手却穿过了她的灵体,“真是你吗?我是入了魔才见到了你?”

  小谢的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是我师父,你没有入魔,是我没有死,我只是肉身毁了,可我……早已修魔至出窍期,只要元神不灭我就不会死,所以我才敢往下跳……”她越说越难过,她真的太坏了,她怎么能让这么好这么温柔的容长生为她这样伤心?

  “对不起师父。”她垂头站在那里内疚极了,边哭边道:“我应该早些回来,我……我真的太坏了,早该知道你在为我难过,若我晚一天回来师父……要被我害的散尽修为了……”她哭的不敢抬起去看容长生的眼睛,却见容长生的手指忽然伸到了她的脸下,似乎想要接住她的眼泪,那眼泪就像细小的泡沫一般碰到他的手指散了开,散成盈盈的光。

  她听见容长生叹息一般的喃喃出一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像是一口气,一句梦呓,是说不出的心酸与侥幸。

  他竟在庆幸她这样坏,瞒着他偷偷修魔,是他这个做师父的没有保护好她,庆幸她好好的保护了自己。

  她抬起头来呆愣愣的看容长生,他那双银色的眼睛注视着她竟然……微微发红的蓄了眼泪,“师父不怪我?”

  容长生望着她微微歪头的笑了一下,笑的眼中的眼泪滑落眼角,“是为师……没有护好你。”

  他哭了,那个谪仙一样的容长生竟然为她掉了眼泪。

  “不是你的错。”小谢想抱抱他,也想被他抱抱,“我之所以会跳下化骨池就是不想让你自责,让你为我为难,那具肉身我不要也罢,师父千万别为我怪罪自己。”又忙道:“你、你不要为我散去修为,我不想毁了你的道。也不要为我与逍遥派决裂,我最怕看到师父为我舍弃一切,你好好做你的容仙师,其他的事情我可以自己来做。”

  她止不住越说越多,容长生就望着她,听她说着,仿佛几辈子没有听到她的声音,怎么也听不够。

  小谢就怕容长生走上一世的老路逼死他自己,就紧张的与他解释,她其实跳下化骨池也并非全是逍遥派的逼迫,若她不想天下人谁能逼的了她?她只是需要这么一个契机恢复她圣女真身,顺便回去好好收拾陆明修,她只是……只是顺手利用了这么一个机会而已。

  她越说越心虚,自己怎么什么都与容长生说了,这样显得她多心机多坏,再看容长生他却一直望着她眼睛红红的笑着,等她停了才哑声说了一句,“为师竟然从来不知你这样聪明,会骗人。”

  小谢一时之间不知他是在夸她,还是在生她的气。

  “那……”小谢心虚的望他,“师父能原谅我吗?”

  容长生站在那冷月之下,抬手碰在她的脸侧,对她红着眼睛笑了笑,“师父从未怪过你,你不需要得到师父的原谅。”

  他的眼神好温柔,像是从前那样的温柔,却又比那份温柔多了份重量,他说:“无论你的谢萧,还是魔道圣女,你都是我的徒儿,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也没有过错。”

  小谢多想让谢萧听一听,就算天下人认为她是祸害,她是罪人,她的容长生也从不认为她有过错。

  外面传来脚步声,门外的小弟子叫了一声:“段仙师。”

  小谢忙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段云也太会来了!

  容长生却一抬手将这房门用结界封了起来,与她道:“莫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