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书吧 > 仙武世界穿梭系统 > 第六十二章:出手
  第六十二章:出手

  拿到辟邪剑谱后,林清悄无声息的再次离开,谁也不知道,无数人垂涎的辟邪剑谱就这样被人取走了。

  “按照这个时间段来讲林平之似乎还没有遇到岳灵珊,然后失手杀了余沧海弟子的事情。”林清看着下方威风炳炳的福威镖局,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既然得罪了余沧海那个人面兽心的矮子,索性就得罪到底,不死不休。

  “玄阶低级……还剩下三本黄阶高级,八本黄阶中级。剩下的这些功法武技,就得依靠余矮子了。”林清抿了抿嘴,喝下了一杯酒。不得不说,古代的酒并没有蒸馏这种酿造方法。

  都是用一些果子来酿造,不仅没有后世那般辣喉咙,还有甜味,就跟和饮料似的。

  他现在之所以还在这里等着,主要是因为自己的支线任务与这个林平之有关。

  否则的话,林清早就离开了,岂会继续待在福州城,至于辟邪剑谱的事情。

  林清表示:我凭本事得到的秘籍,凭什么要承林平之的人情?

  而就在此时,福威镖局的大门冲出五骑马,当先的一匹马全身雪白,马勒脚蹬都是烂银打就,鞍上坐着一个身穿锦衣的少年,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生得唇红齿白,好生俊俏,左肩上停着一头黑色猎鹰,腰悬宝剑,背负长弓,一幅要出门打猎的模样,而他的身旁骑着的四骑却是身穿青色短衣的大汉,只见少年与站在门口的几个大门谈笑了几句,便一夹马腹,五骑朝着城门直奔而去。

  看到那个少年,林清便猜出来他是谁了,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林名平之,一个即将家破人亡的可怜人,也是一个被这黑暗的江湖逼得心理扭曲的可怜人。

  “这都是兑换点啊……改变命运……三千五百兑换点,”林清饮下了一杯酒,丢下了一块银子后,解开了缰绳骑着黑色的骏马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一袭白色儒衣,一匹黑色的大宛良马,清风带来泥土与花草的芬香,路道两旁一片妖娆的美景,听着路人的呼喝与各种各样的鸟儿鸣唱,如出游的富家子弟般晃晃悠悠的朝着林平之出行的城门外行去。

  黑马在路上晃悠悠的走了许久,忽见路旁伸出了一个酒招子迎风飘扬,两间搭着布的凉棚,一间用毛草盖的棚子,就这样简陋的一间酒肆立在路旁迎接着南来北往的行客。

  林清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套路不止后世有,现在特么的就体现出来了。

  绝对的仙人跳,还能能够把你搞得家破人亡的那种。

  骑着黑马,如郊游般的行到了酒肆旁边,林清却没有再摧马前走,而是勒住了马缰,翻身下马,随意的将马栓在旁边的木杆上,便旁若无人的走进了酒肆坐下。

  此时酒肆之中,一个头束双鬟,插着两支荆钗的青衣少女正低着头站在酒炉旁低头弄酒,听到有人进来,青衣少女却是恍若未闻,依然低头料理着酒水,连脸都不曾转过来。

  “店家!”林清随意的坐下,看到没人来招呼,看了下环境,出声道。

  似是听到林清的声音,一个咳嗽声从草棚内传了出来,随后一个躬着背着的白老头慢慢的从草棚内走了出来,用带着北方的口音道:“客官,请坐,喝酒吗?”

  “当然,到酒肆不喝酒难道喝茶吗?”林清嘴角一挑,淡淡的说道。

  林平之就是从这里开始,更是一路被套路下去,都被套路的有些怀疑人生了。

  走过最长的路,永远是别人的套路。

  “若是客官想要喝茶,我们这里也是有的。”劳诺德装作有气无力的说道。

  “行,把你们这儿上好的茶水送上一份来。”林清点点头,他主要的目的又不是来吃喝的,而是等林平之和青城剑派的人来。

  不一会儿,林平之便带着福威镖局之人行来,将林平之打来的猎物交给劳诺德后,要了一壶酒,在哪里喝着。

  不多时,又有两人骑着骏马而来,看其装束,显然是青城剑派的弟子。

  如同原著那般,余沧海的儿子似乎是想要轻薄与岳灵珊,那副神情,与土匪流氓没有任何区别。

  林清淡淡的看着,华山派岳掌门的女儿,还轮不到他来救,而且他也过了英雄救美的时候了。

  不出所料,林平之果然大骂出声,林清也知道前期的林平之的性格还是有保证的,行侠仗义啥的就不说了,单单在家破人亡,身无分之后,却不偷不抢,找普通姓借食被辱骂,他非但没有借着自己会武功而恃强凌弱,甚至饿得快晕了连人家栽在旁的龙眼都不去摘。人决对是杠杠滴。

  就凭林平之这个人品,没有系统任务,他也会顺手救他一次。

  看着这两波人开始打斗起来,林清神色淡然,没有丝毫慌乱。

  本来林平之是被吊着打的,但是谁叫人家是男二,这个余沧海的儿子只是龙套呢?林平之小宇宙爆发,直接一刀捅死了余沧海的儿子。

  “贾……贾……跟爹爹说,给我报,报……”余沧海儿子一边拔出腹中的匕,不管那喷出数尺之外的鲜血,一边将匕扔给了同来的贾姓大汉,大喊一声,仰天载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余兄弟,余兄弟……”那贾姓汉大叫一声,奔了过去,看到余沧海儿子已经死了,站起来狠狠的盯着林平之一会儿,似是要把林平之的样貌记住一般,随后猛的跑到旁边拾起了刺中余沧海儿子的匕首,奔到马旁,跃上马背,不及解缰,匕一挥,便割断了缰绳,双腿力夹,纵马便要朝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福威镖局的镖头等人原本以为余姓汉子一死,那贾姓汉子定当拼命了,都已经拿出了兵刃,现在却看到贾姓汉子突然转身就跑,顿时一怔,这怔时的功夫,贾姓汉子已经夺马而出,眼前便要追之不及,让他跑了。

  就在这时,阳光之下,一道刺耳的破空声从酒肆之中急射而出,一根木制筷子如利箭般射进了骑在马背上的贾姓汉子身上。

  “啊!”只见那骑在马背上的贾姓汉子先是身体一个前冲,随后一声惨叫声响起,身体从马背上栽倒,登时毙命当场。

  看到那贾姓汉子倒毙于地,所有人先是一怔,随后转过头来看着那一脸淡然的站在原地的白袍儒生,脸上的震惊与愕然怎么也掩示不住。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